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公司新聞
          通知公告
          媒體報道
          行業新聞
          報道專題
 
行業新聞
陳吉寧履新周年:為環保裝上牙齒

2016-03-02  時代周報記者 陳舒揚 趙天琦 

[摘要] 218日,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環保部長陳吉寧出席了一場中外記者見面會。這個時間節點,離他在2015227日就任環保部長差不多一年。

2月18日,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環保部長陳吉寧出席了一場中外記者見面會。這個時間節點,離他在2015年2月27日就任環保部長差不多一年。

這不是陳吉寧首次公開面對中外媒體。去年的3月7日,在全國人大記者會上,從清華大學校長履新環保部尚不足一個月的陳吉寧就在新聞發布會上面對中外記者的長槍短炮

 “做校長的時候,每天早晨起來的第一件事情是想學生的事情,到了環保部每天起來第一件事情是看天。如果天藍,不敢懈怠;如果是像今天這樣的天,就會感到不安,要加倍地努力。當時,陳吉寧這樣的回答讓人印象深刻。

陳吉寧上任之即,正是中國環保面臨重重壓力之時。但同時,中國的環保問題亦迎來了新的機遇:新《環保法》在201511日開始實施;十三五規劃建議稿將綠色發展上升為五大發展理念之一;《關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先后發布,明確了中國未來五年乃至更長時期生態環境治理的理念、原則、目標和任務。

履新環保部之后,陳吉寧在一次講話中指出,環保工作已進入大有作為的機遇期。時代周報記者梳理發現,去年全國兩會上,陳吉寧在記者會上提及的霧霾治理、土壤污染、紅頂中介和新《環保法》等問題,正是環保部在過去一年里的工作重點所在。

 “一個好的法律不能成為紙老虎,要讓它成為一個有鋼牙利齒的利器,關鍵在于執行和落實。陳吉寧曾在多個場合強調。

在其強力推動下,環保約談和督查制度雙管齊下,新《環保法》的確長出了牙齒。數據顯示,在環保部的推動下,全國各地去年共對163個市開展了綜合督查,對31個市進行了約談,有力地推動了地方政府落實責任,推動解決了一批突出環境問題。

在過去的一年時間里,在陳吉寧的領導下,一個已經裝上牙齒,運作亦更加清晰透明的環保部逐漸顯現。

 “環保部現在是中國政府部門中最開放的部門之一。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曾獲得由環保部等七部委聯合頒發“2006綠色中國年度人物的馬軍對時代周報記者說,去年的確感到環保部門公開的信息越來越多。


為環保工作定位

 “世界上最快樂的事,莫過于為理想而奮斗。在環保部2015年春節團拜會上,陳吉寧用蘇格拉底的這句名言,對環保部的工作人員提出勉勵。當年的128日,他被任命為環保部黨組書記。

29日,中央第三巡視組在對環境保護部進行了專項巡視之后反饋巡視意見。中央第三巡視組組長吉林直言,環保部門存在的問題包括:干部插手審批,或者開辦公司承擔環評項目牟利,在審批存在腐敗和權力尋租等問題。

212日,也即中央巡視組反饋巡視意見3天之后,陳吉寧主持召開環保部內黨組會議,研究部署巡視整改工作,由陳吉寧擔任整改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此后,陳吉寧在多個公開場合均表示:要徹底解決環評紅頂中介問題,決不允許卡著審批吃環保、戴著紅頂賺黑錢

在被正式任命為環保部部長之前,陳吉寧就已經以一名環境專業領域專家的身份與環保部產生了聯系。不但其參與調研的課題在環保部經常獲獎,還在2008年被選為第三屆中國環境大使,隨后又被評選為“2009綠色中國年度人物

有評論認為,環保部部長的位置,不啻于一個火山口。我國產業經濟社會現在還處于發展的爬坡階段,工業化還在加速進行,城鎮化亦在提速。在這個過程中,整個國家的污染物新增量仍然很大,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把污染物排放降下來,難度恐怕是其他國家沒有遇到過的。

加之目前,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在發展經濟和環境保護之間,環保工作應如何準確定位?2015528日,在京水污染防治工作座談會上,陳吉寧對這個問題作出了回答:這要求我們平衡和處理好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關系,既要守住生態保護紅線、行業排放總量和環境準入標準,又要利用環境保護來推進經濟轉型升級,努力實現兩者的協調和共贏。

出任環保部部長之后,陳吉寧充分展示出一名專家學者的學術素養。在公開場合發言時,他經常會使用專業的數據模型和理論。在今年218日的中外媒體見面會上,他就援引了環境學中的庫茲涅茨曲線為大家解釋我國在環境保護方面的成果。

所謂庫茲涅茨曲線,是指隨著經濟增長,污染物排放量逐漸增加,而在完成現代化之后,污染物排放量會到達頂峰,并隨后出現下降。

 “大家都關心拐點什么時候會出現,這個拐點就表示你的努力程度。陳吉寧說,大家可以看,我國出現拐點比發達國家要早很多。我想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是我們是追趕型國家,有后發優勢,可以用更好的經驗、更好的技術解決我們的問題;另一方面,也是我們宏觀治理持續努力付出的結果。

與地方保護主義較量

2015年,環保部最為引人矚目的事件之一,是在全國范圍內掀起了約談督查風暴。

過去一年里,環保部直接對15個市級政府主要負責人進行了公開約談,陳吉寧認為效果還是很明顯;除了公開約談,還包括對地方進行廣泛的環保綜合督查,對上百個具體問題掛牌督辦。據時代周報記者了解,這些都大大超過往年的力度。

梳理環保部發布的消息可以發現,此輪約談最早開始于201411月,環保部華北環境保護督查中心當時約談了安陽市政府主要領導。然后是20152月,也就是陳吉寧履新環保部后的第一個月里,滄州、臨沂、承德三個城市主要領導被約談。

2015320日,環保部將華北、華東、華南、西北、西南、東北六個督查中心負責人召集在一起,開了一場督查工作座談會,是次座談會上,陳吉寧指示,環境督查要在嚴格監管執法上下功夫,在督查壓力傳導上下功夫,在嚴肅責任追究上下功夫,在部門區域聯動上下功夫

督查中心是環保部外派的區域督查機構,被認為是打破地方保護主義、加固國家與地方環保監察體制鏈條的有力環節,督查人員相當于特派員。督查中心也常常作為主要角色在約談中出現。

2016225日,環保部華北環境保護督查中心主任劉長根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約談的對象是由部里定的,然后委托各督查中心操作。

 “約談被馬軍稱為中國特色的環境監督,不是關起門談,而是以一種高調的方式、借助社會輿論把壓力給到地方

 “環保法不是紙老虎,要有鋼牙利齒。這是陳吉寧的名言。在加強督查力量的同時,環保法的執行力度也是前所未有。截至去年年底,各級環保部門下達行政處罰決定9.7萬余份,罰款42.5億元,比2014年增長了34%。去年全國移送行政拘留案件2079件,移送涉嫌環境污染犯罪案件1685件。

執法成績單背后,是新領導班子堅持環境法治的努力。

新《環保法》自201511日開始實施,新法剛實施的前兩個月,各地查處的違法案件并不多。去年32日,環保部以新聞通報會的形式,傳達了陳吉寧對新法執行中地方環保部門存在的一些模糊認識予以澄清,其中分列了八條,逐一駁斥了懈怠執法的理由和一些陳舊觀念,指出要嚴格執行新《環保法》。

環保部后來披露了3月、4月的相關數據,各類案件數量和罰款數額大大超過了1月和2月,有的甚至翻了幾倍。

 “查處違法行為增加,行政處罰、行政拘留也有所增加。另外因為霧霾很嚴重,經常性的檢查和夜間巡查的頻率也增大。不過因為經濟下行壓力,地方政府的干涉和保護還是挺多的,一些項目的違法行為不能得到更有效的查處,不過總的查處案件和處罰金額則大幅增加。時代周報記者從山東省某地級市環保局工作人員處也得到了局部的印證。臨近京津冀且工業密集的山東省,向來是環保部重點關注的對象。

進入2016年后,約談升級、督查升級。今年1月,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河北,其間對河北省委書記和省長進行個別談話中央環保督察組是今年成立的代表黨中央和國務院的督查機構,由環保部牽頭,中紀委、中組部的相關人員參加。

為了解決地方政府對環保執法的干涉,在218日的記者會上,陳吉寧介紹了正要推行的一個非常重大的環境制度改革”—監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這一改革是為了建立環境監測監管的統一性、權威性和有效性,解決現在分塊式的管理。

事實上“監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已在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報中提出,體現了中央對此的重視和支持。


減法和加法

218日的記者會上,當再次被問及紅頂中介脫鉤工作時,陳吉寧坦言道:這個工作是非常繁重的,坦率地講也很敏感,這是革自己的命,阻力很大,但是我們堅定不移。我們把它當做一項政治任務來完成,必須完成,不講任何條件。

陳吉寧介紹,環保部直屬的8家環評機構已經率先完成脫鉤,與此同時,全國范圍內的140家環評機構也完成了脫鉤工作。

除了解決紅頂中介的問題之外,在過去一年,環保部門內部推動了多年的簡政放權也基本告一段落。

去年3月中旬,環境保護部對審批建設項目目錄進行了調整,其中,將火電站、熱電站、煉鐵煉鋼、有色冶煉、國家高速公路、汽車、大型主題公園等項目的環評審批權,由環保部下放至各省市區環保部門。

此后,環保部還陸續發布了新的《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分類管理名錄》以及火電、水電、鋼鐵、銅鉛鋅冶煉、石化、制漿造紙、高速公路等7個重點行業環評審批原則,調整了部分環境影響相對較小的建設項目環評審批權限和環評類別,統一行業環評管理尺度。

環保部環評司司長程立峰曾對此作出回應:減少和下放微觀審批事項有利于將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規制度建設、戰略規劃環評、強化執法監督等方面。

山東省某地級市環保局工作人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從行政工作來看,自己體會到的一個明顯的變化是審批上簡化程序、權限下放,審批效率提高,以及加強信息公開上有很大進步。

如果審批權下放、環評機構脫鉤是環保部精政放權中的減法,那么過去一年環保部也在給自己做加法。比如環評司司長程立峰提到的戰略規劃環評——即讓環評在決策鏈前端的總體規劃階段就介入。去年10月,環保部啟動了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大地區戰略環境評價項目。

據最近的消息,環保部正在修改和制定一系列法規和政策文件,推進規劃環評落地。


最開放的部門

陳吉寧出任環保部長之后,提倡信息公開、社會監督,及時回應熱點問題、與公眾保持密切溝通成了環保部的特色。

時代周報記者在環保部官網發現,履新環保部之后,陳吉寧多次出席媒體見面會,其中最早一次是在201531日,是環保部近年來第一次召開與新聞媒體的深度懇談會,體現了新班子務實、開明的工作作風。

隨后,陳吉寧力推微信舉報平臺上線。在環保部的推動下,這一監督平臺如今已在全國范圍開通。

去年5月,環保部派出了14個督查組,督查全國各省級、106個地市級環保部門的微信舉報平臺的準備工作。這說明,微信舉報平臺并非形象工程,環保部有意讓其成為重要的監督工具和威懾力量。

在今年218日的記者會上,陳吉寧特別提到我們今年很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進一步加強企業環境信息的公開,以及對高架源要進行特殊的關注,要求京津冀所有國控企業的監測數據,在線監測必須跟環保部聯網

這讓一直關注企業環境信息公開的馬軍感到振奮:我們一直也在搜集企業的公開數據,去年的確感到地方環保部門公開的越來越多。

 “陳部長和潘部長(環保部副部長潘岳)一直強調信息公開、公眾參與。能夠感到他們是把它放到戰略高度去做。馬軍說。馬軍有長期與環保部打交道的經歷,他對時代周報評價環保部現在是政府部門中最開放的部門之一

2015年環保部還逐月公布人民群眾和新聞媒體反映的環境案件處理情況

在例行的信息公開之外,環保部體現出對輿論的敏感,比如及時回應熱門話題。

自從環保部去年2月約談山東臨沂市委書記、市長、3月又掛牌督辦該市大氣污染問題后,媒體也紛紛將目光集中在臨沂這一工業重鎮身上,后來形成了休克式療法的輿論評價。

去年7月,環保部公開回應臨沂之爭,力挺鐵腕治污,稱臨沂市對企業停產整治有理有據、合法合規,并用數據說明環境治理并未引起財政和金融不穩定。去年9月,環保部還組織了一場媒體座談會,邀請專家與媒體記者就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的關系深入進行溝通交流。

 “這種直接出來為地方治污說話的做法不多見。馬軍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2015年入冬后,京津冀地區經歷了三次長時間、大范圍的重污染天氣過程,各地在應對過程中,出現了污染程度大致相同但預警級別不同的現象,引發民眾質疑。

此間環保部也一直采取積極回應的態度。今年24日,環保部表態,要求331日之前,京津冀地級及以上城市試行統一重污染天氣預警分級標準,其中北京、天津、唐山、保定、廊坊、滄州率先實施。

時代周報記者曾從河北省地方環保局了解到,預警分級標準的統一一兩年前就在籌劃,然而方案一直未落定。根據一些環保人士的分析,由于涉及不同城市應急執行的力度,執行統一的應急標準有難度。不過,至少在預警分級上,未來不久將得以統一。


上一個:兩高發布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司法解釋
下一個:新版危險廢物名錄與“兩高”司法解釋實現對接
 
 
康衛概況 | 事業領域 | 動態要聞 | 人力資源 | 黨工委 | 感恩責任 | 青春之泉 | 文件資源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 康衛集團有限公司 豫ICP備06022719號-1
北京pk赛车7码计划软件